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沫若文化 >> 沫若风 >> 正文
  • 国 殇
  • 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11-11-7 14:41:07 | 阅读次数:9431
  •        周定王元年,楚西出伐戎,扬兵于周之疆界,欲以威胁天子,与周分制天下。王道崩落,诸侯顷轧,天下大乱。是年秋,杨攻姜,围都城月余。周定王元年,杨克姜。当日,天降血雨,无一人生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    山河血泪风飘絮,天地苍茫令人老。少年春衫早歃血,奈何碧落叹国殇。
    沧浪啸月,大漠鹰飞。宫城里斑驳的宫墙似乎是不堪一击,上面写满了血泪,划满了伤痕,突兀可见。姜国,真的要亡了么。
    宦官迈着细碎的脚步走了过来,像一个梦境,永远看不透。又是一个深渊,没有时间与空间的尽头,只听见他的脚步声稀稀疏疏,和雨打湘灵一样。“太子殿下,该回宫了。”宦官低下头,看不见他的眼睛,不知道他到底是否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恐惧。
    轻声叹息,如凉风微卷。
    少年只穿一件薄薄的白衫,披散的头发,发丝一直绵延到指间,是黑色的发丝,黑的发出幽深的光。他亦是没有表情,似乎全身也没有了力气,脸色苍白,眼神游移,泛出的颜色是透明的,没有了精神,正如水中的浮萍,没有来处也没有归处。
    “母后,还没有醒么?”只是淡淡的一句话,仿佛他说话早已艰难,或许是心中有太多的事情,反复的思想,忘记了言语。声音是平和的,波澜不惊。宦官没有出声。秋风起,落叶翩翩,时间已经带走了太多,包括昨日隽永的誓言。少年咬紧了下嘴唇,垂下了眼睑,等待一场无声的判决。
    “禀太子,娘娘她,崩天了。”
    他看着瑟瑟发抖的宦官,闭上眼睛。
    终于,母后还是扔下了自己,“母后,儿臣只有十七岁啊。”
    还有妹妹,她还小。

    灵堂里是一片雪白,像下了一场纷纷的大雪。
    她只是独自坐在棺木旁,相望无期,长风万里,千事俱焚。整个灵堂里,只有她相信母后还活着,她明儿早还是会一如既往,教她哼着诗经里遗留的诗篇。
    哥哥从身后缓缓的揽住她。
    孤望十里城郭,烟如水色怒草熏。依稀歌吟,过酒推觞,钟鼓风闻。落日楼头,哀鸿四野,万里衰坟。
    她吟唱。
    “龙葵,她死了。”身后的声音,还是那么的平静。她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的发凉,还有些颤抖。
    “哥哥,小葵相信母后还活着,她说过要教我唱《子襟》的,我学会了前一半段,我唱给你听,青青子襟,悠悠我心,纵我不往,子宁无嗣音。”
    那双手蓦然捂住了她的嘴唇,“不要唱了!她死了,用不了多久姜国也要灭亡了!我求你,不要,再,唱下去了。”
    声音有些哽咽,她转过头看着哥哥。他泪流满面。
    “哥,我们不哭,我还有你,你还有我,我们还有母后,母后会保护我们的。”她的声音很轻,像和煦的春风。他看着她清澈的瞳,里面充溢了湛蓝的泪水,她的发丝没有整理过,发尖泛蓝。很小的时候,父皇就叹息。   
    那是亡国之兆。是祸患。
    但她的眼睛真的很亮,就像彻夜独明的月轮。没有一丝的杂质,他曾经告诉过她,“有你这个妹妹,真幸福。”然后她笑了,像一朵嫣然绽放的芙蓉.黯淡了姜国所有的花朵。淡薄了山河所有的星辰。
    但是,她快疯了。自己也是。

    周定王元年,姜国先皇、皇后先后仙逝。
    太子龙阳,少年登基。
    殿上是死寂的,什么声音也没有,这里已经沦为了死城,四面被杨军包围,城,已是孤城,王朝,近黄昏。
    “各位爱卿,有何言进谏,不防直言。”少年穿着广袖的华服,一脸平静,手指不断的扣响金銮宝座,白玉戒指在昏眩的晨光中忽明忽暗。还是一片沉默。
    “寡人决定了,你们逃吧,我没有必要让你们留在一个只有等死的地方,等杨军大举进攻的时候,我亲率精兵守城,你们乘机带好家人,从北门离开。”少年说话的时候叹了一口气,深深的。
    他只有十七岁。
    知我者,谓我心忧: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!
    底下更沉默了,没有人敢抬起头来看他的眼,怕那双眼睛里充盈着仇恨,怨念,忧伤与死亡的信息。
    “老臣愿意誓死跟随皇上!”底下突然有了声音,苍老的,强悍的,像飞鸿穿云,划破了沉寂。“臣也愿意!”“臣也是!”“也算臣一个。”“誓死卫国。”
    声音终于大了起来。很多人站了出来,然后,全朝的人都站了出来,他看着下面的臣子,有些早巳苍老,有些还显韶华,他们凝视着他的眼睛,他看见每双眼睛里都有一团熊熊的烈火,无尽的焚烧,千里而不止。
    他笑了,还是很凄恻的笑,他轻声的对那些老臣们说:“你们已经老了,一辈子为姜国做了那么多事,尽心尽力,无愧于心。你们还是走吧,可以去过平凡的日子,忘记姜国。只要你们记得,有一个为国而死的王子叫龙阳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    “那么臣愿随皇上出战!”其中一个少将站了起来。他还年轻,刚刚接任战死的父亲的位子,他接着说:“我已无父无母,也没有家室,了无牵挂,请让臣随皇上出战,让臣的血染红姜国广袤的国土!”
    “不,你不行。”龙阳看了看他,说:“我要给你一个特别的任务。我知道,你一直没有妻室是因为你喜欢我的妹妹,这次我想我是活不成了,你带着她逃吧,你的功夫好,带着她我放心。”
    少将低下了头。
    “要好好照顾她,她喜欢撒娇,爱吃梨花酥。”
    “龙阳你这个大骗子!”突然从后殿传来了声音,公主披散着头发冲了出采,扬起手就是一巴掌。   
    皇上被打了。
   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妹妹,她似乎已经偷听了很久,他轻轻的抚摩了一下自己的脸,说:“拉下去。”       
    侍卫走上了前殿,拉起娇纵的公主就走。   
    “龙阳你这个大骗子,你说了要保护好我的,你怎么可以把我托付给其他人!我要留下来,陪你驻守着姜国,你别自作聪明了,我知道,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救国,你明明可以铸造魔剑,可是你没有!为什么!为什么!”
    她的泪水快把脸都淹没了,关节被侍卫拉的突兀,可以看见鲜红的血脉流动,她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:“还不就是魔剑要用处女的血来锻造,你不肯牺牲你所谓的子民!但是,你可以牺牲我啊,让我去锻造魔剑吧,你不要去打仗,那叫愚蠢!你懂吗?”
    他把头埋的很低,全身颤抖,仿佛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她猜到,他又重复了一次:“把她给我拉下去!拉下去!用绳子给我绑住!”  
    少女被生拉硬扯的拉下了殿,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哥哥。直到看不见,她都还在挣扎,龙阳,你这个混蛋!等声音没有了,他挥挥手,退朝。

    早上的时候,苍穹是淡蓝的,龙阳穿了一件古老的战袍,坐在马上,骑着马来回度步,是什么时候了?妹妹应该准备好了吧.眼睛里默然有一丝复杂的神情一闪而过,如浮光掠影一般。
    风正萧萧,旗正飘飘。
    他转过头看看身后的两百名勇士,战甲在风中铮铮作响,很脆,像不堪一击的风铃声。他们,就是秋天的叶子。
    “风雨如晦,龙吟不已!”他举起手中的剑,在城门前,像一幅历史的剪影,身影是威武而高大的,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大过。
    “我们冲吧,冲出城去,为了我们的家人,我们要把血溅在姜国苍茫的土地上!生与姜国同在,死与姜国共亡!”
    城门缓缓的打开
    外面是十万精兵等待一场浩大的死亡。

    北门。
    少将挽起马车的帘子,手中冰冷的剑猛的掉落到了地上,他看了看身旁偕老带幼的人们,问,有谁看见公主了!
    公主不见了!

    南门是一场盛大的厮杀。
    杨国军队的先头部队,血流在了姜国沧桑的土地上。太子看看眼前像潮水一样的军队,握紧了手中的长剑,横剑一击。
    走在前面的杨军又倒下了一片。

    “好个秋风扫落叶,小小年纪,竞习得如此武功招数,让老夫来会会你!’一个老将从茫茫的人海中骑马出来。
    虽是白发苍苍,但身躯依旧膘勇。
    “指教了。”他翻身下马,老将也跳下了马背。她一个人站在剑冢里,这里荒凉的让人害怕,她曾经连这个地方的十里之内都不敢靠近,今天却独自站在这里。
    起风了,哥哥应该在战场上了吧。
    她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剑炉,兰色的长裙把斑驳的青石板路拖的悠长,悠长,仿佛没有尽头,天下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。
    “哥,你死了的话,我不会独活。

    剑是直直的插进心脏,他似乎可以感受到剑的冰凉,抬头的时候,他看见老将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    他的剑也深深得刺进了老将年迈的身体。
    “你为何不躲?”老将看着他疲惫的瞳仁,艰难的挤出了一句话。“呵呵。”他笑了,“这是我杀你的最好的机会,我就算死了,也要你陪葬!”他把剑拔了出来,鲜血放肆的染红了脚下的土地。
    也是那个时候,公主迈下了她生命的最后一步,走进了滚烫的岩浆,火星四溅,烟雾缭绕在剑冢瑟瑟的秋风中。
    他重重的倒在了这片伟大的国土上,那是姜国的国土啊!

    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,天下起了大雨,起初士卒们还以为是普通的雨水,定眼一望,却是殷红的血水。刹那间,南门外的战场,成了坟场。
    是年秋,杨攻姜,围都城月余。周定王元年,杨克姜当时,天降血雨,无一人生还。曾说贵胄千骑,啸西风,踏破孤军。昏鸦楼晚,一地玉碎,啼血殷殷.悲兮英年,踌躇无慰,
    无以为欣!.然何人犹记,紫裳金冠,如堕天云?

  • [打印]  [关闭]     
  • 上一篇: 已经是第一条信息
  • 下一篇: 参观新农村
  • 主办:中共乐山市沙湾区委 乐山市沙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:乐山市沙湾区电子政务办公室

    联系地址:乐山市沙湾区德胜大道95号 联系电话:0833-3441636
    网站标识符:5111110004 蜀ICP备10203014号 川新备06-100040

    川公网安备 51111102000101号